我想把所有病人都治好

2020-02-12 来源:

讲述人:共产党员、中大五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 郑晓滨

记录人:羊城晚报记者 郑达

2月7日是我作为应急队员参与疫情防控工作的第20天。这20天里,我主要负责危重病人的救治,给病人做气管插管、留置胃管、支气管镜检查、经支气管镜吸痰……脑子里像绷了一根弦儿。

 

 

这段时间同事们很辛苦,科室微信群里消息提醒响个不停,大家都得时刻盯着。我们要随时监测病人病情的变化,24小时都得提着精神。身上穿着的防护服太笨重,穿的时候三五分钟能搞定,脱的时候就很不方便了。护目镜上残留的消毒水味太重,熏得眼睛难受。有不少人的鼻梁被口罩和护目镜压破了,看着就心疼。一天下来,原本的“白面医生”就真的成了大叔。

最近再和病人家属多聊聊天,估计就能转行做心理医生了。本来是通知病情的,后来就变成了安慰家属。对了,同时还要缓解身边一群小年轻们的压力,非常时期,大家都在同一条战线上,更应该要互相关心。

重症患者的病情不稳,时常反复。今天(2月7日)拔管的那个病人可要好起来啊,现在病情有了好转,非常希望他能康复出院。

目前工作压力是有,但不算太大。同事们像一个大机器里面的零件有序运转,而且大家的状态都挺好,工作积极得很。我想把这里所有的病人都治好,挽留每个人的生命。

平时比较少顾家,这次更是辛苦老婆了。宝宝才9个月,幸亏老婆学校延迟开学,要不然就惨喽。每次和他们视频,身上的疲倦会一扫而光,因长时间工作而略有波动的心境会恢复平静。老婆孩子,等我回家!(转自《羊城晚报》略有改动)